花样年华

主演:
梁朝伟 张曼玉 潘迪华
备注:
类型:
爱情片 剧情,爱情
导演:
年代:
2000
地区:
香港
更新:
2019-05-08 23:07
简介:
如果当天她真的答应跟他走,他们现在会不会还在一起?抑或注定分辨,各分东西?   也许有人会说,自从他们在同一天搬进同一层楼房,成为门户比邻的邻居,命运已将他们放在一起了。这是一个关于迁徙的爱情的故事。他想要占领,但缺乏勇气。楼梯间,走廊上,与她擦肩而过,或微笑寒暄,.....详细
播放线路2
播放线路1
播放线路3
观看帮助:
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如果电影打开不能播放请留言给我们,或者点击 报错 反馈。有的播放不了请多刷新几下试试。
相关爱情片
花样年华剧情简介
如果当天她真的答应跟他走,他们现在会不会还在一起?抑或注定分辨,各分东西?
  也许有人会说,自从他们在同一天搬进同一层楼房,成为门户比邻的邻居,命运已将他们放在一起了。这是一个关于迁徙的爱情的故事。他想要占领,但缺乏勇气。楼梯间,走廊上,与她擦肩而过,或微笑寒暄,又何曾想过她那素静的面容,明媚的体态,竟会成为他日深入的思念。
  至今他还能看见那一群漂荡的身影,刹那的相聚。想要忤逆,但是面对著她那郑重的脸色,他感到说不出来的情怯。那是个一切变得飘摇不定、为难的所在。
  那些消散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直至有一天,两人突然创造各自的另一半本来早已成为了一对婚外恋的主角,周慕云和苏丽珍不得不共同来面对这个现实。在逐渐的来往中,周慕云和苏丽珍创造对方有许多与自己共同的兴趣和爱好,比如看武侠小说等等,相互之间也变得越来越熟悉。见不着时,愈来愈想。身处遥远的异国,周慕云仍无法忘记过去与苏丽珍之间的种种。直到他作出了远行的决定,才向她道出真心的说话。 他没有勇气接近。周慕云的妻子和苏丽珍的丈夫一样,经常不在家,于是独自留守的周慕云和苏丽珍便成了房东太太麻将桌的常客。他们在配偶背叛的暗影下,各怀心事地靠近。有时她彷佛倚赖,又突然叛离。那是一种为难的相对。不管当初是为了报复或色诱,抑或单纯的慰藉,到最后,只剩下眷顾。1962年的香港,报社主编周慕云(梁朝伟饰)和太太搬进了一幢公寓,与他们同时搬来的还有另一对年轻的夫妇——苏丽珍(张曼玉)和她丈夫。此时此刻,他不禁想到他真正背叛了的人,也许是她。两颗受伤的心警惕翼翼、难舍难分,却最终化成了无缘的伤痛。而当他们创造彼此的配偶间竟产生了不可告人的关系的时候,在他们之间更像是连累著无形的线,要割也割不断。一切都退去了,香港、1962年、那个迂腐的机密。
  他一直在思念着过去的一切。 她掉转身,走了。那些久候不至的苦等,明知是她却听不见声音的电话,又是多么的炽热和辛烈。  如果他能冲破  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  他会走回早已消散的岁月。苏丽珍在一家贸易公司当秘书,而她的丈夫由于工作关系,常常出差。她一直羞低著头,给他一个接近的机会。那些背着人偷来的、幽室相守的时间,是多么和煦而安静。房东夫妇们、自己的妻子周太太、陈先生、陈太太---苏丽珍。。
花样年华网友评论

楼梯弄堂人隐隐,几多喧闹几许深,参商相隔亦转瞬。
记2046相铭心,昔年风物似如今,只无与人共登临。

回廊一寸相思地,石板路上满氤氲,欲罢难休君莫恨。
苏家芳梅暗香隐,落月孤倚就花阴,十年踪迹十年心。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寻树洞,断肠声里忆平生。
相思相忆知几许,人间何处问多情,一切尽在不言中。

花样年华良时景,满屏风雨暗潮生,爱如流沙逝匆匆。
莫对月明思往事,也知消减年年重,寂寞欲晚慰空庭。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惧生命本平淡,日久生情莫等闲。
心有灵犀志道同,情投意合影如烟,心心相印敬而远。

想安分踟蹰不前,思道德心照不宣,秋水望相知恨晚。
擦肩过相顾无言,不自禁进退两难,无旁骛一眼万年。

情不知何时所起,看邻居闲言碎语,洁身自爱因何惧?
相爱不能守旖旎,寒雨连天无意绪,此情可待成追忆。

今夜相思知几许,抱膝思量莫道易,别时方得分明语。
一张船票留君住,无语依依情如泣,一番离合成迟暮。

半生已分孤眠过,一味相思似旧时,凄凉别后两应同,
料应情尽还有情。电话别梦当时句,心事眼波难自省。

萧萧几叶风兼雨,离人偏识长更苦。当时领略今断送,
矜持终于负多情。若爱请深当勇敢,始乱终弃悔之晚。

歌者恍惚而失曲,舞者乱节而忘形。纠结牵缠难自拔,
患得患失无疾终。情宽似海不可逃,人间空唱雨淋铃。

墨镜导演神乎技,镜头隐喻蒙太奇,内蕴深广讲故事,
新颖脱俗是主题。运用巧妙而别致,表达深刻又含蓄。

时代色彩恁浓郁,社会意义识大体,爱情汹涌切实际,
道德科普不余力。文艺高度叹为奇,经典佳作览无遗。

主演亦是登峰极,人物形象墨淋漓,剧情矛盾费心机,
情欲抑郁有伏笔,理性克制时顾忌,重复悲喜感交集。

气质佳人张曼玉,清艳精致非比拟,沉静魅惑初妍润,
风姿绰约韵依依,弹指红颜芳华去,从心所欲免唏嘘。

鄙人不才管窥见,虽是怀旧曰经典,明日黄花不重弹,
万事到头都是梦,莫道故心人易变,单身人去自经年。

男默女泪黯神伤,十动然拒欲别难,累觉不爱徒伤感,
不明觉厉装13, 人艰不拆步维艰,便无风雪也摧残。

虽无激情火花溅,亦无吻戏亦无船,裤拖我看不期然,
刻画入微辟入里,镜头叠叠情事现。身历其境未穷边。

花样年华莫辜负,爱要勇敢由自主,惧一步则差一步。
一饮一啄是前定,一朝一夕皆救赎,可遇终究可求无。

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浮生。有情终古似无情。
人世之事非可尽,醉知酒浓爱知重,如今领略已成空。

近来无限伤心事,哪得谁与话长更?一片冷香惟有梦。
冬日朝寒悉不胜,早期春伴杏花行,云帆直挂借长风。